2018海南环岛赛直播
關注: 手機客戶端

 

有財產無法處置執行不能案件 認定標準的修正和完善

(本文是最高人民法院2018年度執行研究課題的階段性成果)

  發布時間:2019-08-05 17:36:55


課題名稱:執行不能案件認定及退出機制研究

課題編號:ZGFYZXKT201806A

課題組成員:于東輝、李志增、劉祖一、魏磊、郭紅偉、李冰、王明振、蘇春慧、魯維佳

聯系人:郭紅偉,18595677631;李冰,18595677633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在金錢債權執行不能中,除了無財產執行不能外,還有一種特殊情形,即有財產無法處置導致的執行不能。與未發現被執行人可供執行財產相比,有財產無法處置是指雖發現了可供執行的財產,但無法通過拍賣、變現、以物抵債等處分性執行措施實現其價值從而滿足申請執行人債權。有財產無法處置執行案件的退出路徑已經非常明確,即裁定終結本次執行程序。但有財產無法處置的認定標準尚有待細化。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嚴格規范終結本次執行程序的規定(試行)》(以下簡稱《終本規定》)第四條規定,有財產無法處置包括兩種情形:一是被執行人的財產經法定程序拍賣、變賣未成交,申請執行人不接受抵債或者依法不能交付其抵債,又不能對該財產采取強制管理等其他執行措施的;二是人民法院在登記機關查封的被執行人車輛、船舶等財產,未能實際扣押的。這一原則規定無法解決執行實踐中的復雜情形,極易成為法官濫用終結本次執行程序的擋箭牌,有必要進一步細化和完善。

一、重新界定法定程序的含義

《終本規定》雖然沒有界定法定程序的含義,但結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案件立案、結案若干問題的意見》(以下簡稱《執行立案結案意見》)第十六條第四項規定很容易推出,法定程序應是指動產經兩次拍賣、不動產或其他財產權經三次拍賣仍然流拍,兩次和三次正好是一輪網絡司法拍賣的次數。該法定程序的界定源自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民事執行中拍賣、變賣財產的規定》(以下簡稱《拍賣規定》)。根據該規定第27條和28條規定,對于第二次拍賣仍流拍的動產,第三次拍賣仍流拍的不動產或其他財產權,申請執行人或其他執行債權人不接受抵債或者依法不能交付其抵債的,人民法院應當解除查封、扣押,并將該財產退還被執行人。該規定在執行中頗受爭議。如果經過一輪司法拍賣無法成交就將財產解除查封、扣押退還被執行人,造成的后果,一是財產被解封后,被執行人往往將該財產轉移,加大恢復執行的難度,增大司法執行的成本。二是明明有財產卻不予處置,引發申請執行人的不滿投訴和信訪,加大對執行不能的誤解。三是對被執行人而言,將產生遲延利益的負擔損失,特別是有些財產,比如車輛,價值減損較快,給被執行人造成更大的不利益。限制拍賣次數不再降價拍賣的初衷,是防止賤賣損害被執行人利益,但其結果卻可能因財產長期得不到處置而產生更多遲延利息,進一步加重被執行人的負擔。執行實踐中,已經出現被執行人申請或愿意再次降價拍賣的情形。因此,課題組建議,修改《拍賣規定》中的相關規定,借鑒江蘇法院的做法,對第一輪司法拍賣流拍的財產,申請執行人或者其他執行債權人不愿以物抵債且變賣不成的,執行法院應該進行第二輪網絡司法拍賣。由于網絡司法拍賣的拍賣標的的價值是通過充分的市場競價得到體現的,并非通過起拍價的設置來決定,故可以不再進行司法評估,直接以第一輪最后一拍的流拍價作為第二輪一拍的起拍價。以拍賣標的流拍后的起拍價打折再拍,并不必然導致賤賣后果,反而體現了市場機制對過高起拍價格的矯正作用,流拍后的打折再拍,正是市場競價對拍賣標的物自身價值的發現過程。[1]如果第二輪仍舊流拍,可視情況決定是否進行第三輪拍賣,但查封、扣押措施不能解除。《終本規定》沒有對法定程序的含義進行界定,也許正是出于這種允許第二輪及更多司法拍賣的開放態度。課題組認為,為提高操作性,可以將法定程序界定為,經過二輪以上的司法拍賣程序。

二、合理界定未能實際扣押的時間

有財產無法處置的認定是為執行不能案件退出奠定基礎。如果查封的車輛等動產在短期內沒有實際扣押就視為執行不能案件予以退出,對申請執行人是顯失公平的,也是難以被申請執行人理解的。因此,有必要規定未能實際扣押的最低期限,以防止該制度的濫用。課題組認為,可將未能實際扣押的最低期限規定為查封或執行立案進入強制執行程序后3個月,以時間靠后的節點為起算點。期限屆滿后,該案件可以作為執行不能案件予以退出,但對車輛等動產的查封不能解除。實際扣押該動產后,可以隨時恢復執行。需要注意的是,適用該規定的前提應該是被執行人下落不明,否則,應該通過拘傳、拘留等強制措施,直至追究拒執行為的刑事責任,迫使被執行人主動交出該動產。

三、增加規定被執行人財產無法拍賣變賣的情形

司法實踐中,除了《終本規定》第四條規定的兩種情形外,財產無法拍賣變賣的情形也是典型的有財產無法處置。《執行立案結案意見》第十六條把這種情形也規定為可以終本的情形,但沒有明確何種情形屬于無法拍賣變賣。結合司法實踐,課題組認為被執行人財產無法拍賣變賣,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兩種情形:一是涉及國有劃撥土地使用權、集體土地使用權、農村房屋涉及集體土地、尚未辦理土地使用權登記、未做分割的土地使用權等案件的執行,根據法律法規和司法解釋等規定,國土資源管理部門不同意執行法院處置的;二是預查封房地產、在建工程、無證房產等不動產處置過程中,根據法律法規和司法解釋等規定,政府相關部門不同意執行法院處置的。需要說明的是,以上不動產原則上都是可以處置的,如集體土地上未經批準建造的房屋、國有建設用地上建造的無證房屋,只有根據法律法規和司法解釋等規定,政府相關部門不同意執行法院處置的,才可以視為無法拍賣變賣的情形。

四、建立有財產無法處置的除外清單

為防止有財產無法處置制度的濫用,使終結本次執行程序成為消極執行的擋箭牌,應該對執行實踐中常見的不屬于有財產無法處置情形進行明確。課題組認為,下列情形不屬于有財產無法處置,可以裁定中止執行,但不能終結本次執行程序。被執行人財產由執行法院輪候查封,有下列情形之一的:A.首封法院怠于處置,執行法院又不積極協商的;B.執行法院與首封法院協商不成,報請共同上級法院協調處理在法定執行期限內又協調不成的;C.首封法院不放棄處置權,或協商后決定由首封法院處置,但首封法院怠于處置的;D.首封法院采取的措施系財產保全,所涉案件尚未審結或尚未進入執行程序的。被執行人財產涉另案訴訟、仲裁,有下列情形之一的:A.執行標的物為人民法院或仲裁機構正在審理的案件爭議標的物,需要等待該案件審理完畢確定權屬的;B.一方當事人申請執行仲裁裁決,另一方當事人申請撤銷仲裁裁決,人民法院已經立案受理的;C.被執行人財產與其他人共有,需要等待另案訴訟析產分割的。

五、不斷創新處置方式

有財產無法處置的原因除了未能實際扣押外,主要是因為處置方式不科學,處置成功率不高。因此,解決有財產無法處置問題,必須創新處置方式,不斷提高處置成功率。借鑒國內成功的司法實踐,課題組建議,一是探索360度全景展示拍品。360度全景展示是通過專門攝像機對現場全部實景的無遺漏錄制制作而成,以三維圖片將目標物內部空間及周圍實地景物進行水平360度、垂直180度的視角展示。利用這一技術,有意參拍者可以利用網絡足不出戶就能身臨其境,對拍品進行全景看樣,減少因信息不足放棄競拍的情形,提高參拍率。二是廣泛推廣網絡司法拍賣貸款,解決參拍者資金不足問題。三是探索無底價拍賣。在網絡司法拍賣可以公開充分競價的背景之下,對一些標的額不大、市場需求較大、價值減損較快的拍品,如汽車、手機、電子產品等,探索無底價拍賣。另外,對于拍賣流拍的標的物,也可以探索無底價拍賣。四是充分利用各類財產處置平臺。對于網絡司法拍賣流拍,以物抵債和變賣不成功的財產,可以探索委托有資質的拍賣機構拍賣。如江蘇法院為減少法院保管流拍車輛的成本及流拍車輛價值貶損造成的損失,實現當事人利益最大化,正在嘗試與二手車銷售公司合作,處置經過兩次司法拍賣均流拍、債權人拒絕接受抵債且變賣不成的車輛。[2]五是改革稅費分擔方式。目前,拍品過戶繳納稅款,一般均由買受人承擔,影響了參拍熱情。課題組建議,應改革稅費分擔方式,明確買方應繳的稅費,由買受人自行向稅務機關申報繳納。賣方應繳的稅費,由法院協助稅務機關在拍賣變賣款中扣繳。六是引入司法拍賣輔助機構。將拍品展示和介紹、組織看樣等事務性工作,進行社會化外包,節約司法資源,方便有意參拍者看樣。費用可以按件計費,拍賣成功后結算。七是改革評估方式。為避免評估價虛高導致拍品流拍,以成交價作為評價費收取標準,不成交不收費,克制評估機構的利益沖動。八是澄清定向詢價、網絡詢價啟動誤區。最高法院《關于人民法院確定財產處置參考價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條規定,人民法院確定財產處置參考價,可以采取當事人議價、定向詢價、網絡詢價、委托評估等方式。該條的規定旨在為確定財產處置參考價提供更便捷的方式,提升執行效率。但課題組在調研時發現,定向詢價、網絡詢價在鄭州兩級法院適用率并不高,[3]超過70%的案件仍然采取委托評估方式,造成這一現象的主要原因是法院在采取定向詢價和網絡詢價時要求雙方當事人一致同意,從而因為被執行人不配合而大大降低了適用率。這顯然是對法律規定存在誤解。《關于人民法院確定財產處置參考價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五條規定:“當事人議價不能或者不成,且財產有計稅基準價、政府定價或者政府指導價的,人民法院應當向確定參考價時財產所在地的有關機構進行定向詢價。雙方當事人一致要求直接進行定向詢價,且財產有計稅基準價、政府定價或者政府指導價的,人民法院應當準許。”第七條:“規定定向詢價不能或者不成,財產無需由專業人員現場勘驗或者鑒定,且具備網絡詢價條件的,人民法院應當通過司法網絡詢價平臺進行網絡詢價。雙方當事人一致要求或者同意直接進行網絡詢價,財產無需由專業人員現場勘驗或者鑒定,且具備網絡詢價條件的,人民法院應當準許。”從上述規定可看出,定向詢價和網絡詢價的啟動是法院依職權啟動,不需要征求當事人的意見,只有不經過當事人議價直接定向詢價,或不經過當事人議價、定向詢價直接網絡詢價時,才需要雙方當事人一致同意。鎮江、揚州等地法院由于不必經雙方當事人同意,定向詢價、網絡詢價等已經成為確定財產處置參考價的主要方式,大大提高了執行效率。因此,必須澄清這一誤區,讓法律規定的執行舉措發揮出應有的功能。

20196月發布的《人民法院執行工作綱要(20192023)》指出要進一步完善終結本次執行程序案件結案標準和程序。完善細化有財產無法處置執行不能案件的認定標準正是通過分類構建方式完善終結本次執行程序案件結案標準的一次有益嘗試。希望這一嘗試能對執行不能案件認定和退出機制的構建產生積極的推進作用。


[1]周繼業主編:《強制執行新實踐》,法律出版社201811月第1版,第216頁。

[2]周繼業主編:《強制執行新實踐》,法律出版社201811月第1版,第217頁。

[3]當事人議價適用率基本不超1%,符合課題組認知預期。


 

 

關閉窗口

2018海南环岛赛直播 广东26选5 2010年世界杯即时赔率 辽宁11选5 25选5 内蒙古11选5 球棎比分足球即时比分 1即时比分 新浪体育视频直播 足球指数即时赔率 秒速飞艇 浙江20选5 007足球比分网站 新疆时时彩 英冠雪缘园 顶呱刮 天津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