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海南环岛赛直播
關注: 手機客戶端

 

舉法律利劍 耀慈母光輝

——記許昌市魏都區法院未成年人綜合審判庭庭長郭艷

  發布時間:2019-03-07 15:00:32


    “胸懷文墨虛若谷,腹有詩書氣自華”,見過河南省許昌市魏都區法院未成年人綜合審判庭庭長郭艷的人都對郭艷睿智的談吐、灑脫的氣質留有深刻的印象。今年46歲的郭艷雖已人至中年,但長期的審判工作歷練,讓她在舉手投足中散發出職業女性特有的精干魅力。

     從1993年到魏都區法院工作以來,郭艷歷任審判員、刑事審判庭副庭長、行政審判庭庭長、未成年人案件綜合審判庭庭長。一路走來,郭艷在法治實踐中不斷成長,在審判崗位上傾力奉獻。她個人結案數多次名列全院第一,先后榮立“個人三等功”、“個人二等功”;市、區兩級“巾幗建功標兵”、 “三八紅旗手”、 “許昌市十佳人民法官”等榮譽稱號。

    “一書一信”總關情

    2015年3月,魏都區法院設立“未成年人案件綜合審判庭”,時任該院行政庭庭長的郭艷帶著黨組的信任與重托走馬上任。走馬上任后,郭艷以善謀善為,善做善成的勇氣與擔當,將未成年審判工作開展的風生水起。

    “未成年人犯罪案件與一般刑事案件不同,在審理此類案件時,我們不能一判了之,要盡量將審判工作前向后延伸, 力爭給未成年被告人的未來有一個晴朗的天空。”郭艷多次向該庭法官強調。

    因盜竊罪被判刑的17歲少年丁陽(化名)父親來魏都區法院領取兒子的刑事判決書。讓他沒想到的是,隨判決書一起下發的,還有郭艷給他寫的一封親筆信。當他看完這封信時,對兒子已失去信心的他不由留下眼淚。

    信是這樣寫的(摘選):“丁陽還未滿十八歲,本應有著無憂無慮的童年,快樂向上的少年。然而,我們看到的一幕卻是:爺爺奶奶過世,生母下落不明,父親外出打工,13歲小學未畢業輟學,未滿18歲站在審判席上,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零七個月。丁陽爸爸,開庭時當你看到孩子站在被告席上,不知道你是怎么樣的心情。……多么希望我們能聯起手來,不放棄孩子,鼓勵他撥正迷途的航標,重新再來!……”

    “我常年在外打工,忽視了對孩子的教育,孩子不爭氣,我對他非常失望,本來不準備再管他了,看到這封信我真的十分感動,你們法官能對我的孩子這么關愛,我這當父親的更沒有理由放棄兒子了。”丁陽的父親動情的說道。

     這封信只是該庭少年審判案件“一書一信”的其中一封。針對未成年被告人心智不成熟,仍需要社會、家庭關愛與正確引導的問題,郭艷他們在審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時,除了判決書外,還對每個案件附上一封言辭懇切的“致家長一封信”,盡管每封信內容不同,但每封信都飽含情意,書寫溫情,可謂字字觸及心靈,句句發人深省。面對這封飽含法官真情關愛的書信,大部分家長都會在讀完信后當場落淚,表態一定盡到當父母責任,與法院和社會各界聯手共同挽救失足孩子。這種工作模式,也先后被《人民法院報》、《河南法制報》等各大媒體都予以了報道,給予肯定。

    用慈母之心呵護受傷心靈

    未成年人案件綜合審判庭不僅指被告人是未成年人的案件,還包括要審理受害人是未成年人的案件。在審理這類案件時,郭艷總是用拳拳慈母心,細心呵護著受傷心靈。

    “法官媽媽,我在這里挺好的,您放心吧!”在許昌福利院,9歲的女孩萌萌(化名)對前來看望她的郭艷懂事的說道。

    萌萌是郭艷審理一起刑事案件的受害人,在她3個月大的時候被其養父、養母報養。萌萌的父親是個簡單粗暴的人,雖對女兒疼愛有加,但稍有不順,非打即罵。在這樣的環境下,萌萌開始叛逆,小學三年級時,她開始偷父母的錢、偷同學東西、偷超市的東西,父親不得不因為她而一次又一次地對別人進行賠償、賠禮道歉,而一次又一次的暴打成了父親唯一的教育方式。一次萌萌被父親打得肋骨骨折,雙前臂骨折,后萌萌父親以故意傷害罪被公訴。

    郭艷在審理這起案件時,看到萌萌被家暴的照片,她幾度落淚。她多次到救助站看望萌萌,給萌萌帶去生活學習用品,為萌萌做心理疏導。開庭前,郭艷充分征求詢問萌萌對其父親的感情和態度,同時從情、理、法上對被告人萌萌的養父進行批評教育。根據案情,郭艷綜合多方因素,最終以故意傷害罪判處萌萌養父有期徒刑8個月。隨后,郭艷聯合檢察院、婦聯、社區等多個部門,經過多方溝通奔走,將萌萌安排至福利院生活,害怕萌萌在舊的環境被同學議論,在郭艷他們的協調下,萌萌轉學到了一個新的學校學習,從而使萌萌有了一個安定的生活、學習環境,為萌萌的健康成長打下基礎。

    舉法律利劍掃黑惡勢力

    掃黑除惡事關大局穩定,事關國家長治久安,作為一名刑事審判法官,郭艷在這次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充分認識這次專項斗爭的政治意義,提高提高自己政治站位,在思想上行動同黨中央保持一致,公開公正審理每一起涉黑涉惡案件。

    李全成利用家族勢力涉黑涉惡一案,在當地民憤極大,影響極壞。2015年至2017年期間,李全成糾結其弟兄、侄子等人,以威脅等手段強攬工程,逼迫工地的原承包商退出施工、強買強賣、非法高利放貸、毆打受害人等。郭艷在審理這起案件時,認真審閱案件,嚴把案件事實關、證據關、定性關、適用法律關。庭審時,郭艷威嚴的氣勢、干練的駕馭能力,直中要害的質問,有力地威攝了猖狂一時犯罪團伙。在案件的法庭調查階段,她主持的合議庭嚴格審查證據是否合法,事實是否客觀,證明過程是否合理,證據與案件事實是否有聯系,控辯雙方也都把自己作為定案的證據展示于法庭,為正確把握案件的定性及對被告人的定罪量刑,打下了扎實的基礎。最終,郭艷對這起案件寫出了長達 70頁判決書,更是展現了法律的嚴謹與公正。

    走過二十多年的審判之路,沉淀的是歲月的風采,展現是法律的芳華,郭艷用自己審理的幾千起經得起時間考驗的鐵案,以慈母之心,赤子之情,在她平凡的人生畫卷上書寫了濃墨重彩的篇章。

責任編輯:曹紅歌    


 

 

關閉窗口

2018海南环岛赛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