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海南环岛赛直播
關注: 手機客戶端

 

拒執犯罪追究難問題應引起重視

  發布時間:2016-07-14 08:57:00


    嚴厲打擊拒執犯罪是破解執行難問題的有效措施,2016年以來,商丘市兩級法院在省法院和省法院執行局的領導下,始終把“一性兩化”、“一打三反”作為執行工作重點,特別是嚴打拒執犯罪始終保持高壓態勢,對“老賴”起了很好的震懾作用。2016上半年,商丘兩級法院共辦理拒執類案件141件,其中移交公安機關130件,提起公訴16件,自訴拒執案件11件,以拒執罪判處刑罰11人。雖然該市兩級法院在打擊拒執工作上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該項工作整體推進還存在許多困難和問題,拒執犯罪“追究難”的問題已然存在,這也從一定程度上制約了打擊拒執犯罪對“老賴”震懾作用的發揮。

    筆者對商丘市兩級法院近兩年打擊拒執工作情況進行調研,相關數據匯總分析后發現,2016年上半年打擊拒執工作各項數據出現回落。主要表現在:移送公安機關案件數量同比下降。去年同期該市法院共向公安機關移送拒執類案件158件,今年上半年移送公安機關130件,同比下降17.7%。提起公訴率較低。就該市法院2016年上半年打擊拒執相關數據分析,法院共向公安機關移送拒執類案件130件,最終由檢察機關提起公訴的僅為16件,公訴率為12.3%,公訴比例明顯偏低。判處刑罰人數同比下降,去年同期該市法院共判處打擊拒執類犯罪13人,今年上半年僅判處11人,同比下降15.4%。

    從以上情況來看,打擊拒執犯罪工作整體進展不容樂觀,這與目前我們面臨的“用兩到三年時間基本解決執行難問題”的工作任務是不相稱的,應引起高度重視,及時扭轉這一不利局面。

    分析出現這一問題的原因,筆者認為既有主觀方面的原因,同時也存在一定的客觀方面的因素。主觀方面的問題主要表現為:一是執行干警嚴厲打擊拒執犯罪的觀念樹立還不夠牢。主要表現在對拒執苗頭不敏感、發現不及時;對被執行人拒執行為的證據固定上缺乏經驗,證據意識不強;存在一定的畏難情緒和顧慮思想,怕追究錯誤引起執法過錯。二是打擊拒執犯罪思想不統一,重視程度不同,導致打擊拒執工作發展不平衡,有的基層法院打擊拒執堅決,案件辦理較多,有的基層法院重視程度不夠,案件辦理較少。三是與同級公安、檢察機關主動協調工作還不到位,沒能形成打擊拒執犯罪的合力。

    客觀方面制約打擊拒執犯罪工作的因素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一是協力打擊拒執的機制仍不夠完善。相關部門對打擊拒執犯罪的認識不夠統一,雖然上級法院已經協調出臺了相關文件,但各級法院在與同級公安、檢察機關在打擊拒執工作方面的協調、配合情況仍不容樂觀,公安、檢察機關主動配合意識不強,認為打擊拒執是法院一家工作的情況還比較普通。二是相關部門對“拒執罪”主要構成要件的標準把握上不夠統一。比如,法院認為有初步犯罪線索即可移送公安機關立案偵查,而公安機關則認為證據需達到確實充分,方可立案,甚至認為拘留、罰款是立案前置條件;檢察機關認為被執行人只有在執行階段轉移財產、規避執行、逃避打擊的行為才是情節嚴重的犯罪行為,審判階段有上述行為則不能作為追究拒執犯罪的依據。三是辦案干警取證難。有的被執行人長期外出躲避執行,轉移財產,法院干警受職權限制,取得相關證據存在較大困難。

    以上困難和問題是導致拒執犯罪追究難的主要因素,如何處理和解決好這些困難和問題是我們不得不面對的一個現實。筆者認為,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著手,致力營造一個協力打擊拒執犯罪的良好氛圍。

    一是加強對執行干警的業務培訓,提高執行干警業務水平,特別是在辦理打擊拒執犯罪案件上的能力素質;加強上級法院對基層法院的指導,讓基層法院在打擊拒執工作中少走彎路、不走彎路。二是從高層著手,修改司法解釋,加強對打擊拒執協作機制的設計,讓基層法院在打擊拒執工作上更有底氣。三是建議高法與省檢、省公安廳出臺司法解釋,進一步明確規范拒執罪的各項構成要件;省法院召開打擊拒執犯罪研討會,對具體情形形成會議紀要下發。四是由市、縣級政法委牽頭,召開公、檢、法聯席會議,對移送、批捕、起訴等環節的標準達成共識。

責任編輯:袁凌音    


 

 

關閉窗口

2018海南环岛赛直播